蛛网



加速的日子里,我睁大了眼睛,喝足了咖啡,然后在其余时候,闭上眼睛用耳朵,处理信息,它与我本地的几千小时的数字音频繁复地织成了一张蛛网,将我包裹在无人的楼顶。有弹力的网,我听到的是什么,我就跟着是什么。而信息流束极力要将我拉走,拉到美好的绿色草坪,但我不得不持续与黑海之上的巨响共鸣。


[back_to_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