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se_eye]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CRAIGJOJO的廣播提到2025年大阪世博會的logo為什麼做成了許多個眼珠,他提到眼珠的來源是巴塔耶的一本著作『眼球譚』:

> 对于大阪2025年世博会的LOGO:巴塔耶最著名的著作之一是『眼球谭』。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的最象征性存在是岡本太郎的太阳之塔。岡本太郎在1936年与巴塔耶相遇,受到巴塔耶很深的影响(对社会,对权威的拒绝,反黑格尔的对极辩证法,等)。现在被采用的2025年设计则绝对意识着岡本及巴塔耶。(眼球对巴塔耶的重要意义在于他从小必须照顾的已经不成人形且失明的,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父亲的无神的,无视力的眼球,以及在看斗牛时目睹的被牛刺瞎的斗牛士的眼球,对其创作和思维基础的重大影响),至于肠则以其污物性及与性及死的关系与巴塔耶爱探讨的禁忌,负面元素紧密联系。而整体的配色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太阳之塔。总而言之,致敬味道极强的,粉丝向作品。也可以理解成对世博会本应具有的先锋性和真正意义上的新的东西的展示的期待或招魂吧。

我早就知道這本書了,但是看了這個介紹後,真想趕緊就看到。今天看到關於微信的一個很噁心的新聞,整個人非常來氣,想想自己好久沒看書了,特別是小說,所以我就下了一本,他爹的,破網搞得我折騰了半天,梯子開開關關,總算在下班的時候正好下完了。然後我就開始閱讀,我想了想,我今年幾乎沒怎麼看過小說,上一次看還是看的『黑色摩托』,雖然真的蠻好看但是真的還是撐不了50頁,第二天再也不想翻開了。但巴塔耶的這本小說竟然這麼合我胃口,,以前真的早有耳聞巴大爺,斷斷續續看過一些巴在哲學上的作品,比如『被詛咒的部分』,但是我真的看不太懂啊,而且不是德勒茲那樣的,非常有趣的哲學觀點。但這本書真的是太合我胃口了,最近似乎是邁入了小躁狂期,一整段一整段的暴力&色情的情節描述真的看得我想馬上上街炸樓。摘錄幾段話:

> 我的父母當晚並沒有在人群中出現。無論如何,我謹慎地決定逃亡,躲避一位嚴厲父親的暴怒,他就是老邁的耶穌會會長的縮影。我從後門進入自家的別墅,偷了一一些錢。接著,我很肯定他們會四處找我,除了家裡,我在父親的臥室裡洗了個澡。最後,十點左右,我已在空曠的鄉間,並在母親的床頭櫃上留了一張紙條:「我求妳不要派警察來追我,因為我帶了一把槍,第一顆子彈給警察,第二顆給我自己。」

>「對正派的人而言,宇宙是得體的,因為他們擁有一雙被閹割了的眼睛。這就是為 什麼,他們害怕淫蕩。但他們從不怕公雞的啼叫或在布滿星辰的天空下閒逛。一般來 說,只有當『肉體的快感』是乏味無趣的時候,人們才享受它。

>但這無疑不適用於我:我才不管什麼是所謂的『肉體的快感』,因為它們的確是 乏味無趣的;我只關心被界定為『汙穢』的東西。另一方面,我甚至不滿足於通常的 放蕩,因為它所玷汙的唯一東西正是放蕩本身,而任何崇高或完美的純潔事物,卻透 過某種方式,被完好無損地保留了下來。我的放蕩不僅玷汙我的身體和思想,同樣也 玷汙我在其進程中想到的一切事物,也就是廣闊的星空,那只是一個布景罷了。」

我真的被感動到。我突然就感受到了極致的「色情」所具有的那種內在性的革命性。我大概一下子看了有1/4,雖然目前一點沒有看到「革命」這樣的字眼,但是我感覺「革命」這個詞藻在我從Libgenesis上下載下來的這本盜版書『眼睛的故事』的字裡行間整個蔓延四溢開來,是一種最直接的激進暴力的迸發。直接的色情描寫,詳盡的慾望的展示,在我看來就和那種街頭的直接行動並無兩樣,而且這三個人確實一開始就是在一個山頂完成了他們的第一次會晤——3p。還有一個印象特別深刻的就是「我」在跟西蒙納做愛的時候有好幾次都被西蒙納的媽媽恰好看,令人(讀者,我)感動的是「我」一點都不想停下來,就直接當那個呆掉的媽媽根本不存在。這些都讓我聯想到了日本地下若松孝二等人低成本製作的粉紅電影,與這本書中的色情相比,那些電影代表的是一種政治性的憂鬱、暴力、色情,『sex jack』這部片中有幾個很長的精彩的多p鏡頭,是那些被通輯的激進左派學生在一個對政治並不關心但非常寂寞的男學生的郊區一個屋子裡,進行了多人運動。而且很牽強的是,不知道是電影演員的問題還是什麼,『sex jack』裡的色情鏡頭並不會引發觀看人的性慾(至少不會引發我的性慾),與之相比,『眼睛的故事』裡的色情描述呈現的完全是一個好像與世隔絕的eternal ecstacy,與粉紅電影不同,『眼睛的故事』中的三個人非常積極、有活力,而且做了一些行為藝術般的嘗試。不過講真,我對這兩種都非常喜歡。
最近想開始認真的製作噪音,趁熱打鐵,不知道可不可以做下去,如果我有巴大爺筆下的這三個人的一半的直接行動力就可以了。
[back_to_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