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很差的即兴音乐]

做很差的即兴音乐,然后遭到批评,然后再用自己很差的即兴音乐反驳所有判决。要的就是旁若无人的直接行动,发生的太快太快,快到无法被任何东西捕捉的到,水流中的涟漪,空气中的一股气味。

一个信奉democracy的人会说接受所有的批评。但是一个批评噪音即兴音乐的人一定是昏了自己的脑袋,如果说是认真关切的批判那是可以接受的,或许还可以一起探索,但我知道不会有人真的来关心我的shit的,除非那个人关心的是我。

Comte de Lautréamontc, Les Chants de Maldoror:

他苏醒过来,烧掉了手稿。他忘记了这段青年时代的往事(习惯淡忘记忆),他在离开了二十年之后,又回到这个命中注定的国土。他不买獒狗!……他不和牧羊人说话!……孩子们追着他扔石块,仿佛这是一只山雀。

[back_to_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