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噪音的身体]

我每天都在思考噪音的问题,噪音式思考也是我现在思考世界的主要方式。人类可以成为噪音,可以不成为噪音;噪音可能是人类成为超人类,成为Übermensch的一个方法、途径,可能是一种对差异和偶然性的终极的、横贯的开放,由此可以使得力量永恒轮回。 ​​​

一个噪音构成的身体,是一个为了去对抗机器的机器,噪音的身体是无器官的身体的一种,是光滑的、模糊的、混沌的,没有情绪,非人性化的。可能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孤立节点,“拒绝服务而且拒绝交流”,一种“熄火的引擎”,一个匍匐着的虚无,一束在谁的手中,流淌过的血流。一个匍匐着的暗杀者,一个完全自定义的系统、游牧之快捷键,一个根本无法整理的什么东西。一个vim,噪音终端软件。

[back_to_homepage]